暗羊

脑补了一个Credence逃到人类世界不小心喝了失身酒然后被Newt捡回家,洗澡然后擦头发揉毛安慰的故事。1926年会有唱起来像果汁掺假酒,喝起来却让人巨容易醉的东西吗?

占个Tag问一下怎样健身才能有陈伟霆那种上半身肌肉+人鱼线,腿超长超细的效果???要先减脂然后增肌还是同时进行啊

“Doctor Strange,你想来点红酒吗?”“……为了庆祝一下你刚才没有把我的心脏次穿吗?不要,谢谢。”“为了你脖子上那烦人的袍子再也没有试图勒死我,说明它跟他主人一样,其实心里挺喜欢我的是不是。”

【绝对零度】警匪/黑帮

2、

  宴会结束的时候,林涛已经喝的站不住脚了。他隐约记得自己被人扶上了车,然后意识就断片了。

  那人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让他的梦境不断出现深远幽静的森林。林涛搂着对方的胳膊,昏沉睡去。


  秦明此时双手抱臂,面色阴沉地直视前方,看上去倒没有丝毫睡意。一方面他滴酒不沾,另一方面死死抱住自己的林涛实在是酒气熏天,他曾尝试开窗通风,被司机阻拦道:“我怕林少爷感冒,您就忍一忍吧。”

  你们家少爷睡得比猪还要死,就算现在把他扔下去他也不会有任何感觉的——秦明伸出手松了松领带,以此按捺下脱口而出的冲动。


  他低头查看林涛有没有把口水滴在在自己的西装外套上,意外发现睡着的林涛,有着比任何清醒时分都要认真的神情。


  在酒宴上第一眼看到林涛的时候,他正在跟某个富二代愉快地攀谈着,几乎每个毛孔里都透露出无谓张扬的气息,那种长久侵染在优越环境,无法模仿也无法消除的富家子弟气质。

  宴会进行到一半时,林涛突然发现了什么人,立刻绷不住跑过去咋咋呼呼搂着他说要喝酒,有人给秦明使了个眼色让他跟上去。

  此时的林涛没有半点之前的风度气焰,絮絮叨叨地跟那个人聊着以前的高中生活。期间那个人好奇地问了句林涛你为什么要突然出国,之前不是哭着嚎着想报警校吗?


  林涛脸上的神采消失了一瞬间,他自嘲着摇摇头道:“先不说这个,我在外头这四年一点也没习惯喝洋酒,觉得那味道比咱哥几个高中半夜撸串喝的场啤差远了。没想到今天还是只有香槟,算我对不住你,改时间再约出来痛快喝顿!”  二人就大大咧咧喝了起来,那阵势真跟喝地摊啤酒似的。


  由此可以判断,林涛当初绝对不是自愿出国的,这跟林家前年犯的那件事绝对脱不了干系,不过最后林家力挽狂澜及时扭转了局面,才把林涛放回国。

不过看来林涛这四年在美国呆的没什么作用,喝起酒比路边小痞子还难看。秦明的眼光里不自觉带了点戏谑,然后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评价道:“没品味。”

  好不容易到了宴会结束,本来林涛他爹还想让林涛跟大家说几句什么的,一看他那阵势连忙嘱咐秦明把他送回家,顺便解解酒。


  果然背后说别人坏话是不好的,下次当面指着他鼻子说吧。

  秦明有些厌恶地看了眼瘫软在椅子上,眼睛眨的跟哈巴狗一样勤快的林涛,二话不说把他当死尸一样抗起来上了车。


  思维戛然而止,随着一声尖锐的摩擦音,秦明清晰无比地感受到林涛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了两道湿润的唇印。


  “诶呦我去!”刹车过后,林涛毫无防备地一头撞在车顶上,疼醒后龇牙咧嘴地揉着脑袋,完全没注意到旁边正面无表情拿纸巾擦脸的秦明。


  那司机也给吓得够呛,连声道歉,林涛此时思维还不是很清楚,嘟囔了几句小心开车,就顺势倒回秦明身旁想继续睡。下一秒,他就给推到了另一边的车窗子。

  冰冷的触感让林涛总算清醒了一点,他转脸看到脸色黑的吓人的秦明,惊讶地张大了嘴:“怎么是你?”

  他跟哥们聊天的时候,还把之前莫名其妙出现灭掉他烟的秦明拿来开涮,说那男的肯定是同时看神探夏洛克和韩剧,结果自己穿出一身酒店迎宾的感觉。林涛当时笑得嘎嘎响,同时觉得脖子有点发凉。

  

  秦明冷冷地看着窗外,没有说话。

  这种眼神跟他听到这话时看林涛的眼神一模一样。

  

  司机及时地开腔打了圆场,大概介绍了秦明一年前就开始作为林家的家庭医生什么的。


  林涛好奇地瞥了眼秦明,知道他可能是父亲安插在身边的人,心想一个马仔搞得这么不食人间烟火架子也太大了,不服气地拍了下秦明,嗲声嗲气地问道:“秦先森啊,人家这几天尿尿总是尿不准,你能帮人家看看嘛?”


  秦明回过头淡淡地答道:“剪了。”

  

  司机哈哈哈三声笑出来,除此之外一路无言。

  下车的时候,林涛刚要关门,发现秦明也甩着大长腿迈了出来,颇为惊恐地问道:“你真要给我剪了啊?”

  “你爸嘱咐我帮你解解酒,如果你清醒的话我就不费事了。”秦明笔直地站在那里,闻到新鲜空气的他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林涛突然发现自己理解了那些喜欢“禁欲系男生”的妹子,这世界上有一类人,不管是同性异性都无形中对别人散发出特殊的吸引力。在他的圈子里,所见的人大多都是放纵型的,极个别自律保守的也都会在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表现。


  但是秦明不同,在宴会这种场合,他也不想表现出哪怕是刻意的一点放纵,他就像是那种上厕所的时候也要打着节奏一二三的类型。此时的林涛心里简直有种发现了新大陆的愉悦感。

   林涛扶着额头深吸一口气把那股亢奋劲压下去,很官方地笑道:“那就有劳秦医生了,请进请进。”

  

  秦明目不斜视地走进大门,只是脑海中突然闪过林涛沉睡时宛若孩童般毫无防备的面庞。

  

  这张面具,他究竟戴了多久呢?

  


*为什么写起来情节发展那么慢,要按我的脑洞这么进展大概要写他娘好几个月。

  


  

教授复活,众望所归



忍不住贴了两张跟Jim都无关的图,惊叹于他的脸如此适合杂志和电影。有灯光的时候他就放松地展现那张对于男人来说过于澄澈无邪的面孔,灯光的焦点不在他身上的时候,他也自如地扮演严肃中带点疲惫的政府高级人员。

(:-D顺便吐槽一下007幽灵党真的很烂,把优质老梗扔进搅拌机疯狂地rororo一下再拿出来就成了坨繁杂漫长的屎


如果一般角色玩死而复生的梗,我可能会烦死导演强行加戏,因为明显是在调戏观众,把观众置于掌心里反复玩弄,致命的缺点是一旦技术不够成熟,就会被察觉,然后微博知乎B站三个大流量网站轮着骂一遍。

但是对Jim Moriaty这个角色的回归,我简直想无偿把自己的头发献给导演。


没有人爱他,所以他很孤独,所以他变成了反社会的犯罪大师。

但是也由于没有人爱他,所以他接近无敌。


相比于其他反派,他不是很优雅,总是有点歇斯底里的疯劲,已经不被性别所约束,在实现自己理想的道路上一路飞驰。《乌合之众》里面提到过,伟大的领导者一般都不是很智慧博学的人,而是些拥有坚强意志,愿意为自己的目标投入生命的偏执狂。


他就是这样的人,而且是为数不多拥有智慧的人。

神探夏洛克里被塑造的最疯狂完美,也是悲剧色彩最浓厚的一个人。


我无可救药地爱上Jim Moriaty,和Andrew Scott这个温和害羞又很可爱诚恳的英国男人。


欢迎Prof.Jim回归,如果我能到剧里,希望能和他约个appointment来聊聊我最近的数学成绩。







【绝对零度】警匪/黑帮

1、

  泳池边一片欢声笑语,底部的绿色荧光灯映得池子碧蓝透彻,暧昧奇异的气氛随着节奏缓慢的歌曲流淌于年轻人间。


  What you will find

  When you look

  Into your imagination

  林涛随着歌曲轻轻哼唱,十分无聊地打量着四周,身边不时有男男女女迎着笑脸上打招呼,他只能强打精神露出那种富家子弟潇洒轻松又不猥琐的笑容,握手点头然后再寒暄几句。


  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又一路清醒地堵车堵到宴会场,脑子里除了睡觉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不过当他看到三三两两的比基尼美女姿态万千地从自己身边走过去时,林涛苦笑一声,心想他爹到底是怎么看他的。


   “小涛啊,在美国你是不是玩的比这还大?”回头一看,林涛的老爹正笑眯眯地看着他,身边还有一个年纪跟自己相仿的年轻男子。林涛脑子飞快地转了转,嘿嘿笑道:“那可是。”

   林瀚戴着金丝眼镜,笑容收敛地跟林涛握了握手:“好久不见,看起来你在美国的留学生活很精彩。”他的手心冰冷一片,正如那张精致却没有温度的脸。林涛勉强笑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老爹重重地拍了拍肩:“我年纪大了,不如你们会玩,但也知道身体比什么都重要。你刚下飞机,今天别玩过头,宴会一结束就回家休息吧。”


  林涛似乎明白了什么,故意做出幅纨绔顽固的样子抱怨道:“这刚回国呢,您就管上了。”他甚至还舔着嘴唇看了眼四周,啧啧一声:“可惜了。”林瀚的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但也没说什么,聊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就告辞离开去宴会厅里了。

  

  看到林瀚离开的身影,林涛的老爹似乎放松了下来,脸上也没有了那种轻松散漫的神情。两人找了个颇为安静的地方坐下休息,林涛有些不满地说道:“爸,你这搞的也太过了,我哪有那么浪荡,费得着找那么多嫩模来给我接风吗?有那钱请妈和我单独吃顿饭多好。”

  

  林涛爸横他一眼:“你留学的时候少追姑娘了?”

  我靠,他怎么什么都知道。林涛心里一惊,嘴上还是很硬:“那你也太夸张了,你让别人怎么看我啊。”

   这话一出,老爹的眼神忽然黯淡了下来,沉默了很久才开口:“我做事总是有缘由的,以后再给你解释。”


   他起身嘱咐林涛几句就也往宴会厅的方向走去,林涛强打精神,决定再扮演几个小时的海归花心大少,回家睡他个昏天黑地。

   

  林涛打了个哈欠,强迫自己投入新的一轮社交活动,心不在焉地边聊天边想着老爹刚才颇为沉重的表情。其实家里的事情,他多少能看出点不对劲,但每次都没有介入的机会。他就只能像其他普通的小孩子一样,上学打架读书,直到高中毕业生活才稍微发生了一点变化,他老爹几乎是用鞭子把他抽到美国上大学去了。


  但是他那个笑容发冷的表哥林瀚不一样,他似乎从小就被指定要接触那些林涛被禁止了解的事情。小时候还好,长大了后每次家人聚会,林涛都觉得林瀚性格的变化越来越大,现在他已经彻底看不清这个人了,哪怕他就在自己眼前笑着聊些小时候的事情。


  林涛越想越觉得烦躁,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点上深吸一口。


  “吸烟有害健康。”

   一个清冷沉稳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林涛翻了个白眼,心说哥们你庙里来的吗,转过脸去看是谁。

  眼前的男人穿着西装,身材修长,从头到尾都经过精心的打理。他的面孔一半隐没在黑暗中,另一半笼罩在柔和的灯光里,略带孩子气的五官却展现出异常冷静的神情。

  

  他的眼神像手术刀一样锐利,精准无误地落到自己每一寸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林涛惊恐无比地发现耳廓竟然被他盯的有点发热,转过脸搪塞道:“偶尔吸一根死不了人。”

   刚才好像没看到有这号人啊?他还在看着自己吗?林涛飞快地偷瞄了眼对方,发现对方正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忽然想起自己的任务,清了清嗓子露出一个标志性的痞笑:“哥们你西装挺好看的啊,穿来泡妞的?”

  男子淡淡地开口,没理他这茬:“如果你说的偶尔是指在宴会开办三个小时已经抽了四根半的频率,那么你抽烟抽死的几率比普通人可能要大百分之六十。百分之八十七死于肺癌,百分之十二死于其他癌症,还有百分之一,上街买烟的时候被车撞死。”

  

  林涛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眼前的人,发愣间,手里的烟已经被他伸出手指夹过去,熄灭后丢进了垃圾桶里。

  

  “林少爷你好,我是你们家的私人医生秦明。以后你有什么不舒服,可以随时跟我反映”,秦明的语速基本没有变化,他皱皱眉,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大多时候自己上网查查就可以,我周一到周六的事情还是挺多的。”





*小小的设定:这里的林涛家庭背景设定是军火走私,秦明作为警方卧底以法医的身份潜入,专门负责调查在火拼中意外死亡的手下尸体。家庭医生只是一个表面的幌子。

  


星球和少女

当男生从屋檐上轻巧地跃到草地的时候,金婷婷还在捧着书发呆,她抬起头的时候脸几乎和滚到这边的男生贴到一起。


金婷婷嗷地一声连人带椅子翻了过去,男生走过去拉她起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种理所当然让金婷婷有种自己才是闯入别人后院的人。


她没有去拉男生的手,自己挣扎着站起来,非常警惕地看着他。


“你是谁?”


眼前的男生似乎和自己同龄,身材硕长,五官阳光帅气,可神态却跟橱窗里的模特一样空洞怪异。


除了那种怪异的表情,这个家伙完全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在一连串的大脑空白后,金婷婷如此想到。


“我是银河系的S1065号小行星。”男生淡淡地开口,金婷婷这才注意到他的嘴唇好看到令人惊叹,但是透出一种病态的灰色。


他的声音如此空旷淡漠,让人联想到某种遥远的……等等?!他刚才说自己是银河系里的行星?


金婷婷忍不住想起前一段时间爆红微博的银河系王子,皱着眉说道:“这是什么恶搞吗?如果是的话,请你立刻从我家后院里出去。”


S1065号小行星坚定地摇了摇头,再次开口时,说的话跟他刚才的动作一样具有冲击力。


他说:“这不是任何恶作剧。你是地球上第1065000000位凝视我的人,遵从于某个银河系里的规定,我要降临到地球上与你庆祝这件事。”


说着他从短裤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给金婷婷看,指着内容解释道:“就是地球时间昨天晚上九点三十五分……地点是学校门口。”


S1065号小行星靠近了金婷婷,用他那双灰绿色的眼睛镇静地盯着她,不带一点男性的胁迫力量,她却感觉到自己快被某种力量吸到另一个空间。


当她选择相信的瞬间,所有的力量都消失了,她现在心里只剩下后悔。她之前天天跟室友说自己想遇到外星人,这次直接来了一颗外星。


“好吧……那你想怎么庆祝呢?”

“做你最开心的一件事。”


男生冲金婷婷点了点头,这次因为距离过近,他的呼吸都喷洒在她的耳旁,让她不住打了一个颤栗。


她摇了摇头,尽量让自己的脸不那么烫,小声说道:“好吧,可是我也不知道让我开心的事会是什么……”


S1065号小行星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神情:“没关系,这上面写的是要带你穿过黑洞。”话音未落,他就伸出手搂过少女的腰,一股奇异的气息瞬间包裹住金婷婷,她还没来得及感觉到害羞,整个人就腾空而起,被他拉着以适中的速度向天空飞去。


“诶诶诶?”

金婷婷靠在S1065号小行星的胸口,看着脚下逐渐缩小的城镇,惊慌失措地大吼着:“放我下去!!!!”


S1065号小行星的声音在呼呼风声中也有遮掩不住的笑意:“别担心,你是不会死掉的,我已经做好了一切时间空间上的防护措施。”


【后面的故事情节大概就是金婷婷和S1065号小行星在黑洞里经历了有惊无险的冒险,保护膜破裂,小行星为了保护金婷婷自己挂了】


傍晚时分,舍友回家了。

她进门后看见金婷婷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非常诧异:“婷婷,你被人强奸了吗?”


【后面的剧情大概就是小行星冥冥之中听到舍友嘴贱,原地复活,把婷婷舍友拖到黑洞里,然后和婷婷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最后,金婷婷的舍友竟然在黑洞中生存了下来,变成了宇宙霸主。